首页 / 中华冷兵器 / 热兵器时代士兵的最后防线——现代战争中,刺刀究竟有何作用?

热兵器时代士兵的最后防线——现代战争中,刺刀究竟有何作用?

2024-06-04 08:59中华冷兵器

电影《南征北战》中,面对乘坐炮车匆匆奔赴战场的友军炮兵,解放军步兵战士不无自豪地说“别忘了大炮不能上刺刀,解决战斗还得靠我们步兵!”由此看来,刺刀是步兵短兵相接的重要装备。

可是,作为一种纯粹的冷兵器,刺刀是怎样涉水历史的长河,一直走进了被冠以现代的二十一世纪呢?

刺刀的最初起源,实际上是由于原始火器的弊端。燧发枪进入历史舞台之初,它的可靠性和性能都很“不靠谱”,除了威力有限,常常出现击发故障外,装填还超级费时费力,装填一次花上一两分钟甚至更长的时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一旦出现意外,比如击发失败或者弹药告罄,火枪兵就可能要面对敌人骑兵或步兵,在接下来的短兵相接中,火枪兵手里无法击发的火枪绝不比一根木棒更好用,为了不让他们丧命在敌人的刀矛之下,必须给他们配备足够长的格斗兵器。这就是刺刀出现的最初诱因。

现代英语中刺刀称作Bayonet,这个词实际上来自法文Bayonnette——据说刺刀最初诞生在法国巴约纳(Bayonne),1647年开始装备法军。一种大多数人都愿意认同的说法,是说17世纪中期的法国农村爆发的军事冲突中,南部城镇巴约纳的士兵在打光了弹药后,急切之中把他们长长的猎刀的刀柄塞入枪口,作为临时的长矛使用,这可能算是刺刀最初的渊源。

还有一种说法,是说刺刀并非是作为军用装备发明的,它最初只是狩猎的需要。这种说法也有其合理之处,早期火枪射击精度很差,装填却需要很长时间,如果用这样的火枪猎杀凶猛的大型野兽,那是很危险的。

一旦没有击中,猎手几乎没有重新装填的机会,这样刺刀可能就是它们最后的依靠。西班牙人非常支持这种说法,因为从17世纪起西班牙的狩猎火器上就开始安装带尖刃的自卫武器。不少人认为这种装备后来被法国人借用,并最终成为法军一种制式装备。

早期的塞式刺刀。

1876年制造的套管式刺刀套管部位特写。

回过头来说刺刀的演变。最早的刺刀被称作塞式刺刀,其外形就是一个带有圆锥形金属把手的双刃矛尖,使用时士兵们会把刺刀的圆锥状金属把直接插入火枪的枪口内,再用力把它塞紧就行了。这样的刺刀显然解决了火枪兵的白刃战问题,但这种原始刺刀的毛病也不少:

首先,刺刀直接塞入枪口就意味着没法在格斗中开枪射击,在士兵们手忙脚乱地安装刺刀时,他们得不到任何保护——既不能开枪,也没法使用刺刀。

首先,刺刀直接塞入枪口就意味着没法在格斗中开枪射击,在士兵们手忙脚乱地安装刺刀时,他们得不到任何保护——既不能开枪,也没法使用刺刀。

1689年就有过一次极端倒霉的例子——在英格兰军队与苏格兰军队在基莱对垒时,一支英军部队在发射完弹药后正在安装刺刀时,骁勇的苏格兰高地人部队发动了突然冲击,英军士兵毫无还手之力,阵脚大乱,几乎全军覆没。

1689年就有过一次极端倒霉的例子——在英格兰军队与苏格兰军队在基莱对垒时,一支英军部队在发射完弹药后正在安装刺刀时,骁勇的苏格兰高地人部队发动了突然冲击,英军士兵毫无还手之力,阵脚大乱,几乎全军覆没。

除了在刺刀安装后没法射击,塞式刺刀在拼刺过程中由于和敌军磕碰很容易松动,原本塞紧的刺刀很可能会突然从枪口中脱落,这在惨烈的白人格斗中绝对是相当要命的事儿。还有一种尴尬的情况,就是由于塞得太紧,塞式刺刀可能在格斗过后拔不出来,其结果是火枪没法使用,再度变成废物。

除了在刺刀安装后没法射击,塞式刺刀在拼刺过程中由于和敌军磕碰很容易松动,原本塞紧的刺刀很可能会突然从枪口中脱落,这在惨烈的白人格斗中绝对是相当要命的事儿。还有一种尴尬的情况,就是由于塞得太紧,塞式刺刀可能在格斗过后拔不出来,其结果是火枪没法使用,再度变成废物。

英国贝克尔步枪配用的短剑式刺刀,长度达到了60厘米。

19世纪初普鲁士燧发枪刺刀安装方式特写。

法国夏赛波M1866式步枪及其配用的略带弯曲的刺刀。

为了解决塞式刺刀的诸多弊端,人们又发明了套管式刺刀。套管式刺刀的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其主体结构由末端带弯曲的尖状刀体和安装套管组成。使用时,士兵需要把安装套管套在枪管外侧并卡紧即可,此时刺刀位于枪管下方,装上刺刀后的步枪仍然能够装填和射击,这大大保证了士兵的人身安全。虽然从1775年起,英军士兵就把刺刀像短剑一样佩戴在身边,但实际作战中刺刀还是没法单独使用,因为安装套管不便握持,没办法作为匕首单独使用。许多套管式刺刀的截面都被设计成三角形——和三角刮刀有点相似,这样是为了在减重的同时保证刀体的强度。曾有一则有点恐怖的传说,说三角形截面的刺刀是为了在敌人身体上造成难以缝合并极易感染的创口,实际上这并非这种刺刀的设计初衷——设计者只是为了在重量和强度间求得平衡。苏联对这种尖刺状刺刀比较热衷,1944式莫辛-纳甘步枪上,就采用了一种可折叠的十字截面尖刺状刺刀。

法国夏赛波步枪-刺刀配合特写,请注意刺刀刀柄部位的安装长槽。

一战时期德军使用的毛瑟M1898/05式刺刀,其中一把刀背带有锯齿。

一个传统认识的误区是,许多人把刺刀视为是步兵勇敢进攻的武器,但实际上刺刀最初只是作为一种防御性武器。排列成方阵的步兵依靠刺刀完全有能力防御敌人骑兵的突然袭击——他们手里的步枪加上刺刀的总长度,使他们能够轻松够到骑在马背上的骑兵。当时的火枪长度大约为1.5米,刺刀的长度约为30-40厘米,这样加装了刺刀的火枪总长度就能达到1.8-1.9米,相当于一支长矛。

历史上一些国家还试图给步枪兵配备短剑,以备短兵白刃需要。19世纪初,有些英国步枪团就给士兵配发短剑,以代替刺刀的功能。随着步枪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后膛装填步枪和弹夹供弹步枪相继发明,有了这样的步枪,士兵们足以有足够的火力和速度来击退敌人的骑兵。也就是从这时起,刺刀才真正开始由一种防御性武器转变为单兵攻防两用武器。分体式刺刀安装毕竟需要时间,在白热化的战斗中安装刺刀还是不免令人相当紧张,为了解决刺刀安装问题,有些步枪在设计上干脆采用永久性刺刀,这种刺刀始终安装在步枪枪管下方,不用时可以折叠向后收起,使用时向前折叠展开并锁定,极大方便了转换过程,深得许多士兵的喜爱。

采用套管式尖刺状十字截面刺刀的苏联莫辛-纳甘M1891/30式步枪。

一战中手持装上刺刀的斯普林菲尔德步枪冲向德军阵地的美军士兵。

早期刺刀还没有采用多功能设计,除了装在步枪上拼刺,基本上没有其他用途。士兵们总希望刺刀能干更多的事情,如果设计者没有这种考虑,那士兵们也会自行发掘其用途。苏联莫辛-纳甘1891/30式步枪上的套管式刺刀前端有个锋利而扁平,士兵们干脆把它当平头螺丝刀用,有些士兵甚至能用它把一支步枪完全拆开。套管式刺刀出现之后,还出现了匕首/短剑式刺刀,这种刺刀外形和匕首/短剑别无二致,刀柄上装有安装卡槽,可以装在枪管下方或侧面的安装机构上。

现代刺刀一般采用两点式安装方式,刺刀通过刀柄护手上的圆孔套装在枪管上,刀柄后端再锁定在枪管稍后的卡笋上,非常方便快捷。

如果需要拆下,只需要按下带弹簧的解锁按钮就行。除了安装方便,现代刺刀还实现了多功能,可以切割铁丝、树枝,还能开罐头,刺刀长度变得较短,配有圆柱形刀柄,刀身为扁平的匕首状,采用双刃或单刃,有些单刃刺刀刀背还带有锯齿。许多现代刺刀刀身上都带有一道纵向凹槽,人们习惯上称之为血槽,并认为它的用途是刺杀后使人快速失血,实际上这又是一个误区。这种凹槽的设计目的主要是为了加强刺刀的抗弯折刚度,让它在拼刺时不易弯曲变形。

比利时M1889式毛瑟卡宾枪及其刺刀。

意大利维特里M1871式步枪及其配用的刺刀。

从形式上,刺刀刀体设计有两大流派。

一种是扁平的匕首式的双刃刀体,另一种是尖刺状长矛式刀体。

从19世纪中期开始,扁平式刀体得到广泛使用,长矛式刀体开始逐渐淡出历史舞台。在长度上,一寸长一寸强的理论曾颇为盛行,许多国家力求设计更长的刺刀,这样就可以在敌人够不着自己的情况下提前刺击敌人。1800-1840年间英国步兵贝克尔步枪使用的短剑式刺刀,长度达到了60厘米,但这样的刺刀太长太重,装上后使步枪变得头重脚轻,基本没法精确瞄准和射击。这种趋势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当时法军装备的李贝尔步枪配用的刺刀长度也有59厘米长。

18-19世纪,各国步兵战术训练教程里,总少不了刺刀运用这一章节。俄罗斯军队在与拿破仑统帅的法军作战中,常常用刺刀与法军展开白刃战。当时俄军将领苏沃洛夫有句名言,“子弹是愚蠢的,刺刀才是聪明的”,这话并非夸大其词,当时滑膛燧发枪不仅精度不足,射程也很短,不过100米左右,而在数米之内的刺刀肉搏距离上,燧发枪才真正可能做到“弹无虚发”。许多军事文学作品中,都把刺刀夸耀成士兵勇敢杀敌的标志性武器,但实际上绝少有士兵真正希望用刺刀和对手进行白刃厮杀。英国人和法国人都曾将刺刀引以为骄傲,但1801年在埃及英法两军交锋时,弹药耗尽后双方却没有动用刺刀,而是相互投起了石头,其结果是一名英国上士被法国人投过来的石头打死。在克里米亚战争的英克曼之战中,面对俄军,英军再一次没有选择刺刀,而是选择向俄军投掷石头,当然效果也十分有限。着名的《军事历史》一书中,甚至说一贯给人以热衷于拼刺印象的俄军和日军,在20世纪的战争中也曾在近战中选择石头而不是用刺刀肉搏。

二战德军M33/40式步枪及其配用的刺刀。

二战德国伞兵专用FG42突击步枪也配备有刺刀,但几乎没太大用场。

苏联AK-74突击步枪及其多功能刺刀。

二战后美军研制的M8刺刀。

20世纪战争形式的变化显着削弱了刺刀的地位。其实早在1861-1865年的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刺刀造成的伤亡数字就已经不足总伤亡数量的百分之一。

现代战争中,虽然偶尔士兵们还得刺刀见红,但由于自动手枪和突击步枪的大量装备,即便在近战中士兵们也不是非得依靠刺刀。现代突击步枪的长度普遍较短,即使安装了刺刀,步枪-刺刀的总长度也较短,难以作为合适的拼刺武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刺刀作为武器是否应继续保留遭到许多怀疑。

但无论如何,目前大多数国家还是在自动武器附件中保留了刺刀,就在2009年,驻阿富汗英军一名中尉还用刺刀救了自己一命:当时正在巡逻的他遭遇了一名塔里班分子,他用步枪打到此人时弹夹里的弹药已经用完,而恰在这当口斜刺里又冲出了一名***,中尉立即装上刺刀,迎上去刺倒了敌人。

事后英军还为其颁发了勋章。朝鲜战争中,美军也和***拼过刺刀,不过美军是被动的,而擅长格斗的志愿军则显得更为主动,但在这勇敢精神的背后,不能忘记当时志愿军缺乏近战自动武器和步兵支援武器的沉重事实。随着现代战争面貌的迅速变化,2010年美国陆军宣布不再继续进行刺刀格斗训练,这或许是一个信号,刺刀作为实战格斗武器的历史已经接近尾声。

使用装有刺刀的斯普林菲尔德步枪进行操枪表演的现代美军仪仗兵。

使用装有刺刀的AUG突击步枪进行演习的澳大利亚士兵。

为了迎合那些留恋刺刀的发烧友,国外枪械配件制造商还推出了手枪专用刺刀,不过这样的刺刀已没有实战意义。

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