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抒情散文 / 故乡的香榧树

故乡的香榧树

2024-07-02 08:33抒情散文

故乡的香榧树

汤碧峰

我的故乡在诸暨,是个出香榧的地方,从离开故乡后,四十年过去,只要有人听口音认出我是诸暨人,总会对我说:诸暨,那是出香榧的地方。

可能你不相信,作为诸暨人,其实很多人没见过香榧树,比如我,尽管我的故乡在香榧产地,诸暨枫桥镇的一个小山村,可我在二十岁前从没见过香榧树。

诸暨香榧生长在东溪乡的一条山沟里,离开了这条山沟,生长出的就不叫香榧,当地人叫木榧。哪怕只隔一个山头也不行,长出的香榧形状不再是瘦瘦尖尖的,而是胖呼呼的,口感也完全不同,没香味。

这种现象要是其他地方的人,也许不大好理解,可嘉兴人还是很好理解的,因为这和南湖菱的特性一样,长在南湖水域,菱不长角,形状像元宝,而离开了这片水域,南湖菱就要长出角来,和其他菱角没什么两样。

香榧,常绿乔木,属紫杉科,世界稀有干果之一。我国许多地方有种植,浙江种植面积最广,已有1300多年的栽培历史。榧树雌雄异株,繁殖期需29个月,从花芽到果实成熟,需经历三个年头,每年的5至9月,同时有两代果实在树上生长,还有新一代果实的花芽在分化发育,为此被称为三代同树。

我第一次见香榧树,是在枫桥区财税所工作期间。那时所里要不定期组织到农村参加劳动,一次所长联系去了东溪乡的香榧树山沟,当年东溪还称公社。路不算远,约十多里地,税务干部都有自行车,骑车而去。

那天天刚下过雨,山上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让人很不舒服,裤腿都被打湿了。到了山上,满山的香榧树,而且都是树龄很长的树,站在树下人钩不着树上的果子。第一次见这香榧树,我完全震惊了,简直太美了,那种绿,只能用青翠欲滴来形容。加上山上空气清醒,这山、这水、这树,让人沁入心扉,完全忘记了脚下湿气带来的不适感。

村民介绍说,这香榧树全身都是宝,树和果子就不用说了,就是这果子外面的那层壳,也是做芳香油的原料。这我们相信,果壳就是腐烂了,也是其香无比。完全不像银杏果,其外皮腐烂后恶臭难闻。

在产区的小镇上工作,每年都能吃到当地供销社供应的香榧,那是用传统工艺制作的。香榧归供销社收购加工,供销社有原南货店店员传下来的制作方法。先用白炭炉将香榧烘烤到一定熟度,然后将沸烫的香榧倒进盐水里,榧壳一下子裂开,等沥干后再烘烤。这样加工出来的香榧剥壳容易,衣一刮就脱落,肉略黄,口感香而带咸味,让人回味无穷。

从离开故乡后,就再也没有吃到过那种传统方法制作的香榧了。开始几年还有家乡的亲戚朋友送的香榧,但已不是论斤卖,而是用盒子装,几两一盒。价格也从当年的2角2分一斤到几十元一斤了。而今在超市里也能见到香榧,但已在论颗卖了,小包装,八颗十颗一小袋。

尽管这是来自故乡的特产,可我不卖超市的香榧,偶尔在单位发的春节慰问食品中有香榧,口感与我想象中的香榧已是相差甚远了,属于那种清一色的机器炒货,剥壳退衣都不容易。而对于孩子们来说,嫌麻烦不喜欢。而至于香榧树,我只能停留在四十多年前的记忆中了。

去年回故乡看望病重的老娘舅,在村子前面的山坡上,看见好大的一片香榧树。开始没注意,因为我压根就没想到香榧树能种这山上。陪同的表兄说,这儿承包种香榧树了,走近一看,果然没错,小叶子串在一起像枫杨树那样的树叶,树上还挂着一串串香榧果,太让人惊喜了。

香榧树终于在科技人员的努力下,可以翻山越岭了。想当年,没人研究怎么种香榧,完全靠自然生长。***时期,曾经因为有的树不挂果,把它砍了,没想到第二年香榧不结果了,砍掉的是雄树。后来有了技术员,将雄树按一定间隔种植,极大地提高了产量。现香榧树可以离开那条山沟,向周边地区扩展,让我这个来自香榧故乡的人异常兴奋。

其实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香榧树就是一种植物,并没有特别值得观赏的地方。香榧好吃,也只是一种炒货,各人口味不同,所谓稀有干果也不见得有多少人认可。可对于我来说,其意义和感受并不在此。因为看见的不仅仅是香榧和香榧树,而是一种乡愁,它会让我想起那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想起那古老的村庄、村前的小溪,还有那青山上长眠的祖先。

二〇二〇年五月十一日

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

  • 故乡的端午节

    漂泊在外多年,每逢节日,浓浓的乡愁涌上心头。今又端午,犹忆故乡的端午节。故乡的端午节正是农忙时候,虽然是农忙时节,但是传统节日,乡亲们不顾疲劳,仍然抽出时间,全家人好好过节。没有城市的喧闹,没有少数民..

    2024-06-07 08:49
  • 梁庭东|| 梦回故乡

    有那么一个地方,那里不是我的家乡,却是我童年快乐的家园。我出生以后,母亲就把我寄宿在外婆家,我的童年就在那里生根发芽了。从村口进去,是一片树林,这里是我童年最有趣的地方。这是一片半枯林,树上挂着孤零零..

    2024-05-21 08:39
  • 陈向东:故乡帖

    母子齐唱桐城歌十八岁大姐靠门框,手带戒指金晃晃。走路的大哥莫笑我,十只戒指十个郎。桐城歌,我的亲舅娘唱的。舅娘姓邱,桐城青草镇三畈村人氏,一家两代人和桐城歌有缘。幼时,舅娘会唱戏,人来疯,越是人多越唱..

    2024-04-11 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