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布衣如是说 / 原创道光国库被盗,900万两白银失踪,库兵大显神通,慈禧家族牵连其中

原创道光国库被盗,900万两白银失踪,库兵大显神通,慈禧家族牵连其中

2024-07-09 08:58布衣如是说

文 / 布衣如是说 未经授权 谢绝转载

虽然嘉庆、道光皇帝屡倡节俭,但清廷官场结党营私,贪污腐败已是积重难返。无论是天子脚下的大小京官,还是在外任职的地方官员,上至督抚,下到州县,中饱私囊,攘窃成风。

连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漕运、盐政、河工三大衙门,都成为贪墨官吏眼中的肥差。道光皇帝再怎么节俭,穿带补丁的衣服,吃面条就当给皇后摆寿宴也于事无补。

道光皇帝

清道光二十三年,公元1843年,年过耳顺(60岁)的道光,遇到了不顺心的糟心事。

大家都知道,六部中的户部主管国家财政,天下税尽收在户部银库,而这户部银库就是大清的国库。本来账面白银余额应为1218万两,但实际上仅剩下293万两,天朝上邦的国库连三百万两银子都没有,一向抠门的道光皇帝气得差点当场去世。

白银

当时,北京城一个叫做张亨智的银号掌柜,向给自己的儿子捐官。张亨智找到在银库当差的弟弟张诚保,张诚保负责验收银子重量,查看成色,他在入库时多报少收了几袋银子,共有四千多两。这些银子在拿回张家的途中,遭到其他库兵的哄抢,众人分赃不均,有人心怀不满上报官府。结果这事捅了马蜂窝,被道光皇帝得知。

道光当即派出钦差大臣、刑部尚书惟勤彻查此事。在清查银库时,本来装放千两白银的银袋,被换成了包裹白布的木头!户部银库应改名为木头库!

时任管库大臣,是首席军机大臣穆彰阿,银库几十年没有盘查,穆彰阿不以为然。库兵们看到上官不管,于是监守自盗,并向管理他们的库吏和查库御史行贿。

银库

按照当时规定,库兵们进银库前,要脱个一丝不挂,然后进入银库,有人发给他们专门的工作服。出库后,再赤条条接受检查,才能换上自己的衣服下班回家。而且为防止出现蝇营狗苟之事,库兵需用满人,而且三年轮换一次。

可规矩是人定的,让这些库兵发明创造搞科学不行,但徇私舞弊找漏洞,脑袋还是十分灵光。发明了诸如“茶壶藏银”、“猕猴盗银”等方法,最让人拍案叫绝的,当属“谷道藏银术”。

现代医院的急诊科,大夫们会经常遇到有一些男生,会把奇奇怪挂的东西物品,“不小心”坐进身体里(想到了酸爽的某某腺按摩)。这些库兵一开始用将猪油涂抹在菊部,用鸡蛋训练自己,然后换成鸭蛋、鹅蛋、铁蛋,同时增加数量(想到于谦老师练习藏标的故事),能塞六七枚才是略有小成,能塞十个以上才能达到巅峰,而功成之日便是发财之时!

但银锭子有棱有角,不好塞怎么办?这群库兵尽可能找江西圆锭。为了日后在人前显贵,暗地里只能流泪遭罪,实在不行就把银子外面裹上猪尿泡、羊肠子。

江西圆银锭

《清代野记》中有过形象详尽的描述:“闻之此中高手,每次能夹江西圆锭十枚,则百金矣。库门前一矢地有小屋一间,乃库兵脱衣卸赃之地,四围以木栅护之,防人近窗窥伺。”

有看官会问,超市库房还得盘点呢,如果皇帝派出专员清查户部银库怎么办?别忘了,“钱可通神”这句话,如果皇帝真派管库大臣、查库御史下来,这些库兵库吏会向他们行贿。

道光皇帝

清代文人欧阳煜在《见闻琐录》是这么写的:“户部银库,自乾隆晚期和珅当国后,即未清理。库内侵蚀,子而孙,孙而子,据为家资六十余年矣。嘉庆间,虽经盘查,然皆受库吏贿嘱,模糊复奏,未能彻底澄清。自是逢皇上命御史查库,必进规银三千两,仆从门包三百两,日积月久,习以为常。”

当然,库银被盗数目多达九百多万两,绝非库兵可为。其中还有管库官吏徇私舞弊,银子成色不足,以次充好等问题。清代中期,为缓解财政压力,允许捐官甚至可以拿银子换个国子监生员的文凭,像文章开头张诚保多报少收的事情,也绝非一次。

银库

这库银被盗的历史,可能比道光皇帝的年纪还大。道光皇帝看到时间跨度大牵连甚广,查办难度很大,便派乾隆皇帝的玄孙定郡王载铨彻查此案。一向仁厚的道光皇帝,听完调查结果怒不可遏,说道:“竟亏空银至九百二十五万两千余两之多,实属从未有之事!览奏曷胜愤恨,以国家正项钱粮,胆敢通同作弊,任意攫取,似此丧心昧良,形同背国盗贼。”

不久,道光皇帝下诏,对经手验看银两的库兵银匠按大清律处斩,妻妾子孙发配新疆,给当地驻防的官兵为奴,现存家产全部查抄。在库房外当差的库兵和皂役减刑一等,处以绞刑,妻妾子孙流放两千里安置。当然,惩治是次要的,主要还是追缴,这些库兵皂隶如果及时追缴上缴数目可观,还能宽大处理。

库兵们偷盗的库银,早就挥霍一空,道光追缴的重点,还是放在负责管理库房的官员身上。他下令,从最后一次清库的嘉庆五年(1800年)到道光二十三(1843年),在这期间只要担任过库官、查库御史、管库大臣官职的,不分青红皂白,都要按照在任年月追缴罚银,亡故者减半。这期间担任过户部司员或查库御史,大约有320多位。

处决

历任库官、查库御史各按在任年月,每月罚银1200两,已故者照数减半;管库大臣着每月罚银500两,查库王大臣每次罚银6000两,已故各员按数减半。

道光皇帝对此案态度坚决,别说皇亲国戚,即便身边的宠臣重臣也不能幸免。曹操的嫡系子孙,三朝元老位列道光朝功臣之首的曹振镛,虽然早已去世,但也要其子孙赔银2万两。时任管库大臣,军机处首席大臣穆彰阿,赔偿11万两白银。而负责此案的定郡王载铨,也拿出6000两白银。

慈禧太后

当时八岁的慈禧,也被牵连其中,她的曾祖父叶赫那拉·吉郎阿,曾在户部担任三年的银库员外郎,应该追缴43200两。但他早已去世,按照规定罚银减半,而慈禧的祖父不愿掏钱,磨磨蹭蹭只拿出一个零头,最后锒铛入狱。还是慈禧的父亲四处拼凑,达到应赔总数的六成,老头才被放出。

很多官员为了减少自己的损失,向自己的门生故吏“借钱”,反正也没打算还。而他们的门生故吏,尤其是在地方担任官职的,为了挽回损失,开始变本加厉地盘剥百姓。

历时六年的追缴行动,追缴各级官吏150多万两,追缴库丁38万两,远远低于失盗的925.2万两,最后因道光驾崩,新君咸丰登基,此案不了了之。

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