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田园散文 / 家乡的梧桐花

家乡的梧桐花

2024-05-20 08:44田园散文

最美人间四月天里,又看到梧桐花不急不徐把酝酿一年的美丽宣于世人,我便把他的愉悦在纸上誊写再呈于屏幕前的您,缘有时就源自分享。

孩提时代,花海里最浓重的两抹是油菜花和梧桐花,他俩在广袤的大地上上演着春季的开篇与压轴两出大戏。

黄灿灿的油菜花像一群肆意妄为的孩子一样裹满大地,和她们相比,梧桐花则显得成熟稳重许多。

梧桐的高大不亚于威猛的白杨,无论从轮廓还是从挺拔程度,他仿佛在向世人展示,他才是刚毅与柔情并存的男人。

伴随柳絮的飘落,梧桐上毛绒绒的叶芽中开始透出紫色,过两天,树冠会被一穗穗花儿占满,他们密麻整列成一队。杏花也曾这样呼啦啦迎在风雨中,但梧桐花却更有一番排山倒海的磅礴大气。不管他生长在房前屋后,还是在犄角旮旯,他都不去理会其他同类,他不惜力气地绽放,远看宛若东来的紫气,若能升腾到云团,定会美出天际。

漫步梧桐树周围,不由得做深呼吸,想让香味在鼻腔中尽量保持长点时间,也不知香味具体在哪儿,哪怕你转着脖子去八面寻找。此时你尽管仰望他那喇叭状花瓣。老家把大海中的笔管鱼称之梧桐花,真是别有一番神韵啊!

令人记忆犹新的是梧桐花芯的甜。我们那时很少吃糖,觉得含糖最多是成熟玉米杆了。玉米杆也不是啥时候都有 ,春玉米最早在五六月,秋玉米要等到九月,其余时间想尝甜味只有在花季时里去啜吸各种花儿,印象中除了猫眼科的花不敢去品。我们就像一群嗡嗡的小蜜蜂,去西埠沟隘边采撷各种花蕊。

梧桐花针长而甜,小朋友们麻利的从地上捡起凋落的梧桐花,放口中一边舔一边嘘几下,于是人群中就会传出那种像女孩子惊奇时发出的啧啧声,现在回想,不禁抿嘴微笑,情景仿佛昨天。

古语常说栽上梧桐树招来金凤凰,这是不是一个传说不得而知,但我家1983年盖的新房,所有门窗家具都是由自家的梧桐树打造却是真的。梧桐树这么卖力开花,并不是盼望凤凰投怀送抱而是想尽快长大成材,报效东家,不留遗憾。

花的世界里没有谁能比梧桐花开得更默默无声了,他不去打扰那些游客来观赏,就这样兀自盛开和凋零,他有丰富的内心,过着平凡的生活。

如今仓廪足而路不拾遗,于是街头巷尾再也难见嘴衔梧桐花蕾咂其滋味的少年了。

全部评论

相关推荐